2018學年「自然界的秩序:幾何與圖案」短期課程回顧

2018.11.11

「PFSTA傳統藝術研修」第一門兩週課程「自然界的秩序:幾何與圖案」已圓滿結束。來自英國王儲基金會傳統藝術學院的德爾菲娜·波提斯妮(Delfina Bottesini)老師與中國中心的第一批學員們共同完成了兩週的幾何基礎課程學習。以下為導師與學生結課感言。

導師:

: 這不是您第一次在英國以外的國家授課。與以往相比,對這次短期幾何課程的期待和結果與之前的經驗有什麼不同?

Defina Bottesini (DB): 傳統藝術學院在不同國家開設不同項目課程。我在埃及開羅、沙特阿拉伯和南美的一些國家教學多年,可以說是在全世界都有教學經驗。我以前在中國也教過幾何,但都不如此次在中國中心的兩課程這麼長。我很高興能夠和這裡的學生度過這兩週時光。我們這次的學生來自很棒的、交融的文化語境:有些是漢族,有些是藏族,他們大多有藝術背景,包括繪畫、陶瓷和建築等,各自原有的知識與技能很不一樣。但這不是問題,因為課程的學習循序漸進,從第一步開始,逐漸向更複雜的幾何圖形演進。這對於我來說是一次很好的經歷,當我讓學生在習作中加入自己文化中的元素與主題,他們總能積極反饋並帶來美麗的作品。於我而言,幾何的學習能夠以一種普適的方式來教授,並讓學生帶入自己的文化解讀與繼承方式。這兩週的課程教會了我很多。學生們真的很努力,而在課程結束時,我們的確在作品中看到很多不同的表達。

問:對這兩週的課你整體感覺怎樣?您覺得中國的學生能夠從這門課裡獲得什麼?

DB從我和學生、大學教授和院長的溝通來看,一直以來都存在著將設計更好地融入創作的需求。即使在關注傳統藝術時,很重要的是讓學生懂得到哪裡獲取才能灵感。學習幾何有助於學員鍛鍊和完善他們的技巧,令他們的想法能同具體的技藝相結合。

我認為幾何是一個可以讓不同領域受益的科目。這個科目在中國似乎不以我們這樣的方式廣泛教授。或許幾何被認為是一種西方的傳統,但事實並非如此。幾何是一個普遍的傳統。所以學生有時驚訝於在幾何的學習裡發現很多中國文化的元素。這樣他們就會感覺到可以更容易地接觸幾何。因而幾何是一條很好的路徑。另一方面,對於那些不從事傳統藝術與工藝,而是致力於探索當代藝術形式的學員,他們也可以從中受益。因為這一課程讓他們了解藝術與自然秩序、藝術與和諧、藝術與美的關係。所有這些不論你從事何種藝術形式都是需要的。

問:您覺得這門課程適合不同程度的學生學習嗎?

DB:作為老師,我們總是希望自己了解學生的程度,由此我們才能讓課程達到某個相應的水平,而且我們有一套教學方法。當然,我教授的課程只是幾何的入門。這意味著雖然學生的程度不同,不管他是否從事藝術,他們都能夠理解這個課程。但我們同樣發現,當學生來自不同的文化背景,他們在各自文化接受了不同程度的學習,或許他們對待數學的方式與我們在西方不同,或者用完全不同的方式對待幾何與繪畫。

在過去的兩週中,我發現幾何可以被來自各種教育背景的學生接受。甚至當我們談論數學,我們有偏西方的方式,也有東方、漢地和藏地的學習數字的方式。這些不同的手段可能相當不同。但幾何的語言,因為它是視覺的,這意味著學生即便沒有前期對某種知識系統的了解依然可以理解數字。任何人,甚至兒童,不管他的教育程度如何,都可以理解幾何,因為它是一套如此自然的體系。同時,我也發現,當我們給來自不同文化的學生上課,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不論他們來自哪裡,無論他此前的學習程度如何,我們都可以向很容易地向他們傳授幾何語言。

問:您可否談談在本次課程中或者王儲學院的其他課程裡,理論或知識同實踐的關係是怎樣的?

DB:我們深信理論與實踐必須同時進行,而且知識通過實踐而增長。事實上,我們必須通過實踐與製作來了解事物。而且知識也包括手的知識和製作的知識。當我們真正做這些事,我們正在參與的傳統會給我們反饋,從而讓我們了解並接納它,以此擴展我們在知識智識層面上的理解。所以凡有可能就將兩者結合是最好的,這樣你不僅有智識的理解,也有手的理解,如此結合就會對心靈有所激勵。從而令兩者完美結合。

因此我們一直鼓勵學生,不要一開始就讀很多書,或者單憑文字或文獻理解某個主題。當然,這樣也是很好的,但它必須和了解如何操作聯繫在一起,並了解(我們所)畫的意義,因為畫能夠教導我們。畫是最好的老師,勝於在教室講台前站著的那個人。而且當我意識到自己作為實踐者,當我一遍遍地畫的時候,那扇通往理解的小小的門就會一點點打開。之後我就能在書中很容易地找到種種關聯,並且我就能理解這些古人在講什麼,否則這些內容對我來說很遙遠。這就是實踐和讀書的關聯。所以我們一直建議學生,不僅是建議,它是我們教學方法的一部分:二者需要結合。

 

學員僧智桑周

我2012年從藏區到北京,以前沒有學習過工藝美術,這是我第一次與藝術結緣。這次的學習讓我對幾何有了全新的認識。幾何是自然的語言,它出現在自然界中,也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在我們藏族的建築、服飾等方方面面也都有體現。在學習中,當我遇到熟悉的圖案,我會很興奮。以前的我更多是對文學有興趣,這門課程擴展了我對幾何,對設計的認識。

學員王晰芳

我是一名建築師。這門幾何課程結合了許多與宇宙天體、人類萬物有關的概念,同時結合實際動手做圖,讓我的創造力得到了提升。課程的切入點很特別,在傳統的建築理論學習中,涉及更多的是數學計算,而不講究其中深層的原理和規則。通過這次學習,我感受到幾何不僅是數學,其中更蘊含了對美的理解和體悟,對宇宙規則的遵循。像比例的原理,以前我僅僅是從書中知道哪些比例是最好的,但現在是從本源上找到了其中的原因。這兩週學習過後,我已經打算設計一個與幾何有關的表格,工作時隨時可以參考。從學習課程到完成自身拓展構思,非常自然和迅速,我以前獲得的知識也更好地串聯了起來。

學員羅爾吾姐

我今年23歲,學習陶藝。在我們的傳統學習中,最初階段是由老師來提供圖案,我們學習製作。隨著學習的深入,我們也開始自主創作。一般的創作思路是觀察借鑒過去的陶器樣式,通過繪製紋樣和不斷地製作嘗試,從實踐中得到新的設計。在這兩週的幾何學習中,我學習到了圖案的繪製和如何演變發展,這些都可以直接運用在我的陶藝設計中。

學員馬會鋒

近幾年,我從事的是新媒體方面的工作,有時候更多追求的是速度,而非精準,思維方式也越來越碎片化。但幾何更需要的是精確和秩序,只有每一步的步驟對了,最後的結果才會正確。通過這次幾何的學習,讓我感受到:幾何無處不在。我現在走在路上,會不自覺地尋找幾何元素,在無序的世界里尋找到幾何的秩序,讓我對世界和宇宙有了全新的思考。幾何是認識世界的一種方式。課程中,老師把東方傳統的天地人概念,用了幾何圖形進行闡釋,非常具有啟發性。在我們的傳統印象中,中國文化不講究幾何概念,我希望能夠通過繼續學習,找到中西方文化中可以互相結合的地方。

學員讓嘉

我今年23歲,已經學習唐卡八年了。幾何課程對於我來說很有新鮮感,通過對幾何的學習,可以找到不同的花樣,讓我產生新的創作靈感。以前我們畫菩薩護法,會有度量經,有可以參考的樣式,幾何的學習讓我有了從源頭開始創造的思路,可以加入到唐卡設計,例如壇城中的裝飾圖樣。現在每個週末,我和同學們也會嘗試進行設計,看怎樣的幾何紋樣更適合唐卡的設計,希望在未來能繼續拓展,創造出新的作品。